黑择明

云起:

我们说好不分离

要一直一直在一起~~~

Sally:


我是在低头演算一道物理题的时候 突然很想深深地被一个人去爱 和 深深地去爱一个人
我是指 这种爱是毫无保留的 没有顾忌的 不求回报的
就好比 在他面前 可以撕下白天对待别人乐呵呵的笑脸 你可以梳起刘海漏出额头 可以不在乎脸上的小痘痘 可以翘着二郎腿吃火锅 可以打嗝放屁说梦话睡觉流口水 可以张牙舞爪说着别人的坏话 可以唱歌跑调愤世嫉俗
好像太平凡又太奢侈了吧